難民營紀錄

「我們家鄉的村子,是全世界最好的地方了,因為那裡空空的什麼也沒有。後來戰爭開始了,飛機來了、炸彈來了、好多人來了,我們就逃走了。」

今年四月份的時候,我很幸運有機會參與一個和敘利亞難民相關的記錄片拍攝,當地的NGO志工轉述了一個難民營小男孩說的話,小孩子用最簡單的話敘述了他小小世界的變化。

這幾天在社群網站上一直看到的敘利亞男童目光呆滯、全身是血和灰的照片,這樣的畫面在敘利亞這五年來天天上演。孩子無助的眼神一直讓我想到那些我在難民營遇見的善良的敘利亞人,多少人因為戰爭被迫離開自己的家鄉,逃到其他的國家鄉用難民的身分被歧視的生活著。

在難民營裡的生活很無奈,七八個人的家庭擠在一個小小的帳棚裡生活,帳篷裡唯一有的就是一個用來煮飯和取暖的小火爐和一些簡單的鍋碗瓢盆和衣物,飲用水是好心人載來的水車,廁所和浴室都是臨時搭建的十分簡陋。每天早上有工頭會來告知今天是否有臨時工可以打,被選中上工的人很幸運,代表今天不會在帳篷了空坐一整天,工作通常都是在農田裡幫忙採收,我們去的時節剛好是正在採大蔥和芹菜根,在大太陽下曝曬一天的工資是30-50里拉,大約是台幣300到500。

不用工作的時候我會和小朋友們比手畫腳玩遊戲學阿語、用破爛的阿拉伯語和敘利亞媽媽們問好、在帳篷裡喝一杯又一杯甜到心坎裡的紅茶,最後幾天女孩們把我帶到帳篷裡教我帶上頭巾玩自拍,就算語言不通只要一個真心的微笑就可以溝通。

在台灣的生活很簡單,我們的世界很平凡美好,戰爭、難民、爆炸都好像是只會發生在平行時空裡。我一直覺得自己非常幸運,因為在土耳其生活、工作的關係可以接觸到太多在台灣看不到的角落,希望接下來能和大家分享更多不一樣的故事。

*本文曾於2016年8月28日發表於我住在伊斯坦堡的冰箱裡Facebook粉絲團

廣告